旱蛙

流星

在夜半球上失落
你一定看不见太阳
只一头俯冲向黑暗
便化作光的模样
2017.1.16

寂冷的灵魂站在毒蛇面前焦躁地祈祷
炽热的灵魂被自己的火焰烧得哀嚎
奔跑着的尸身奔往了止渴的新酿红酒
歌唱着的尸身也饮尽了劈头盖脸的冰雹
  
海边的沙滩上一地亮绿的青草刚刚长起
昂起头对着白云合唱着昨夜的歌谣
又一天清晨的露水变成草叶的气息
给未亡的亡灵和尸身以埋葬与奠祭
2017.1.29

     千万个明天都是昨天,
  除去临终前的那一天。
  千万声知了对我并不知晓,
  除去初春蜕下的那只蝉壳。
       
  盛夏的影子格外地深,
  深得可以入地三分。
  金黄色的乌云在西天欢聚,
  惹我还想再看几场暴风雨。
  2017.6.9

幼稚

我知道我的幼稚

像一只从未蜕皮的虫子

     

仍裹着坚硬古老的壳

和里面发育不良的残翅

              2015.7.30


我要一个永远的夏天

我要一个永远的夏天

我要一个热闹的小花园

我要像一个傻子一样

让每个朋友看到我的笑脸


你知道我喜欢的地方

你知道我真实的模样

你记得我从哪里来

我就不怕回想

                     2015.2.25

才梦见热带雨林,
醒来已到了沙漠。
边走边撒下树种,
想看它开花结果。

向前三里是都市,
我不愿空走一程路,
我不愿白做一场梦。

田野·铁屋

黎明之前的之前
醒来
执拗地想把铁屋
吼开
都还在睡么
你梦到了田野么
都不愿顾及窗外?

无力去冲撞
无力去呐喊
未来还有多远
恐怕我也
无力喊你醒来

究竟田野
只是你的美梦
或者铁屋
只是我的噩梦?
至死也没有答案
梦醒也不会明白

天地之苍茫
却成了盘古的牢笼
墙角之阴僻
却能做蝼蚁的花园
愿我尽其可能地渺小
做一个最为自由的存在
(2013.10.3)

花园·负伤的骑士

提着剑走进这花园,
提防着恶鬼扑面。
忘记了留意那花香,
仓皇间却不忍拔剑。
隐隐作痛的后背上,
终于淌出了鲜血。
握紧剑问自己,
为何还是浑然不觉。
  
四下里张望,
满心的警觉。
心想着恶魔已离去,
但又如何走到明天。
蓦然间闻到花香,
才又想起这是花园。
终于尝到了剧痛,
伏下身,按紧剑。
  
已是黄昏天,
花未闭,夜将近,太阳要走远。
温温凉凉的微风,
吹动满地落花与枯枝败叶。
越是欣赏,
越是痛得流血难眠。
心底里哭泣着问天,
我是否注定没有
与这园子般配的安闲?
  
不远处
有脚步逼近,
分不清
是低沉还是轻盈。
无奈站起身,忍痛轻吻花苞,
挥剑向花园告别。
就当我从未来过,
我走后,请擦净地上那
骑士的血。